瑞幸造假牵出神州租车“脆弱易碎”,净利暴跌近9成,神州系陷信任危机?

原标题:瑞幸造假牵出神州租车“脆弱易碎”,净利暴跌近9成,神州系陷信任危机? 来源:融中财经 (00699. HK)和新三板的神州优车(838006. OC)都出现不同幅度较大跌幅。 资本玩家陆正耀苦心经营多年的神州“帝国”,正在崩塌瓦解。行至于此,后续如何应对信任危机才是关键。 然而,此前神州租车发布的2019年年度报告显示,其业绩也处于一片焦灼。 净利润连续三年下滑 重挫近90% 3月17日,神州租车发布2019年年度报告。 2019年,神州租车实现总收入76.91亿元,同比增长19.35%。 其中,租赁收入55.59亿元,同比增长4.1%。包括汽车租赁收入为49.16亿元,同比增长9.6%;车队租赁及其他收入为6.42亿元,同比下滑-24.9%。二手车销售实现营业收入21.32亿元,同比增长93.12%。 2019年,经调整EBITDA(息税折旧及摊销前利润)同比增加6.4%至34.6亿元,创历史新高;而经调整EBITDA比率(占租赁收入百分比)同比增加1.4个百分点至62.3% 虽然营业收入实现增长,但利润却不尽人意。2019年,神州租车毛利为18.37亿元,同比下降11.8%;年内溢利为3077.6万元,同比下降89.38%。 这已经是神州租车年内溢利连续3年下滑,且下滑幅度不断加大。2017年、2018年分别实现年内溢利8.81亿元、2.90亿元,同比下滑39.63%、67.10%。 神州租车称,净利润的大幅下滑主要源于单车日均收入减少、折旧成本及财务成本增加。其中,单车日均收入减少由于重点旅游城市旅游频率降低导致需求疲软;折旧成本大幅增加由于为促进二手车销售而导致二手车剩余价值估计骤减。 图片来源:神州租车2019年年报 报告期内,平均每日汽车租赁车队同比增加21.6%,平均日租金同比下降3.7%至210元,车辆利用率下降至57.5%。由于车队扩张,导致车辆利用率下降,进一步降低单车日均收入,2019年全年单车日均收入为121元,至2019年第四季度已从2018年第一季度的144元降至97元。 报告期内,神州租车的租赁车辆的成本总额为36.65亿元,较去年同期32.13亿元相比增加4.52亿元,占租赁收入的比例由60.2%攀升至65.9%。 2019年,神州租车的车辆租赁折旧为18.36亿元,折旧成本占租赁收入的百分比由2018年28%升至2019年的33%。该增幅是由于,为促进二手车销售,大部分汽车型号的剩余价值估计降低。 然而,神州租车的二手车交易板块销售成本占收入比重为102.7%,实属于亏本买卖。 理不清的关联交易 生态链荣损与共 数据可以看出,神州租车从2017年业绩开始出现明显下滑,也正是同年,神州租车遭到机构沽空。 2017年1月9日,美国沽空机构GeoInvesting曾发布报告,对神州租车给出“卖出”评级,称其将面临严峻财务困境,股价亦会出现实质性下调。 报告称,经过尽职调查发现,2016年二季度至四季度间,神州专车日订单量实际从34.8万下降到了25万,降幅达30%,与此前神州专车董事长陆正耀在接受采访时披露的“40万日订单”并不相符。 GeoInvesting还对神州租车的财务计算方法、关联交易等提出质疑。 神州租车主要为神州专车提供车辆租赁服务,神州专车于2015年1月28日在全国60大城市同步上线,该业务主要置入于2016年7月22日登陆新三板的神州优车中。 年报显示,2019年神州租车与神州优车的汽车租赁服务关联交易金额为4.07亿元,较上年同期的6.78亿元减少39.90%。 同时,2018年神州租车曾向神州优车出售二手车21.50亿元,2019年该项关联交易金额为零。 针对上述两项关联交易数据,《全球财说》还查阅了神州租车之前年报。 2017年,向神州优车提供车辆租赁服务的关联交易金额为11.64亿元,出售二手车金额为15.99亿元。 诸多数据可以看出,同一控制人下的两家公司关联性很强,而陆正耀多年苦心打造的神州系闭环生态链,有可能发生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情况。 神州系的业务形成造车新车销售租赁二手车销售汽车金融汽车后服务一个完整的产业链条,覆盖汽车的全生命周期,宝沃汽车、神州租车、神州专车、神州买买车、神州车闪贷环环相扣,依靠内部关联交易相互扶持。 截至目前,新三板公司神州优车尚未披露2019年全年业绩报告。从半年报可以看出,其营业收入为19.2亿元,同比下滑48.98%;归属净利润为-6.52亿元,同比下滑550.28%。 2019年神州优车全年业绩再度亏损几成定局,要知道自成立以来仅2018年实现盈利2.70亿元。2015年、2016年两年亏损均超35亿元。 资产负债率、财务成本逐年攀升 再来看看神州租车的其他数据。 负债方面,神州租车资产负债率为67.15%,逐年攀升。 其中,计息银行及其他借款为61.43亿元,优先票据77.11亿元、公司债券10.24亿元,有息负债共计148.78亿元。 公司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为53.61亿元,受限制现金5.24亿元,债务净额为89.95亿元。 随着车队规模扩大,负债率攀升,财务杠杆较高,神州租车的财务成本逐年攀升,2017年-2019年其财务成本分别为6.53亿元、7.82亿元、9.84亿元。 Wind数据显示,2019年神州租车发行企业债,发行规模3.72亿美元,息票率8.875%,到期日为2022年5月10日。 同时,或受业绩影响,神州租车应收款项出现5.97个百分点的下滑,至18.85亿元;而存货则出现上涨,为2.28亿元,同比增长19.40%。 值得注意的是,有媒体称某股份行投行人士表示,神州资产负债率远高于瑞幸,如果为了稳住股价或之后的增值而将神州股票拿来质押,进而参与瑞幸增发或融资,这种操作可能引发连锁反应——因一家公司市值崩塌而导致相关资金链断裂。 已有分析人士指出,市场忧虑神州租车存在业绩和股权质押风险。 曾有媒体报道称,相关匿名人士透露,神州租车正在进行私有化谈判,中金公司为牵头投资机构。 虽神州租车并未承认私有化相关事宜,此前其股价一直徘徊在4港元-5港元之间,市值百亿左右,可谓是好时机。但此次暴跌,使一切变得更加未知。 股权方面,截至2019年年末,陆正耀夫妇持股占比29.76%,联想控股(03396. HK)旗下投资公司Grand Union持股占比26.54%。 4月3日,神州租车盘中一度跌超70%,股价一度跌至1.20港元,停牌前跌幅为54.4%,收于1.96港元。联想控股也一度跌超6%,最后收跌3.59%。 瑞幸为“老鼠屎”?陆正耀知天命 那“始作俑者”瑞幸咖啡呢? 截至北京时间4月3日23:45,瑞幸咖啡股价为5.61美元,跌幅为12.35%。 图片来源:企查查 Wind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1月21日,陆正耀持股占比23.94%,瑞幸咖啡CEO钱治亚持股占比15.43%,陆正耀姐姐Sunying Wong持股9.72%,大钲资本黎辉持股7.15%,愉悦资本刘二海持股5.30%。 此前做空机构浑水研究指称,虽然瑞幸咖啡的管理层称自己从未出售过该公司的一股的股份,但他们已经通过股权质押方式套现。 质押股份数量几乎占其拥有的全部股份的一半,按照目前价格计算,价值约为25亿美元。以陆正耀为首的创始人派系,整体股权质押率在50%左右。 一时间,对于瑞幸咖啡的争论甚嚣尘上,甚至出现了消费者持咖啡券去瑞幸挤兑咖啡至App崩溃的景象,亦有人认为瑞幸咖啡作为民族品牌,应该全力支持。 但是,在资本市场上进行业绩造假,千般万般都是错误的,在任何行业进行造假,都是应该受到谴责的。 京东零售集团CEO徐雷甚至直言,这样的中概股老鼠屎对中国企业的形象影响是破坏性的。 即便市场对于神州租车股价的踩踏有一定的“非理性”牵连因素,但恐惧既是风险。 4月3日,瑞幸咖啡接连发出正向微博,陆正耀也在朋友圈打气称:今天更要元气满满!小伙伴加油! 但是,美国法律对公司财务造假行为惩罚极其严厉。若财务和运营数据造假属实,瑞幸将面临大规模的集体诉讼和高额的监管罚款,参与造假的企业高管和中介结构负责人还可能会面临刑事责任风险。 如今神州系的局面,已不是一句“加油”就可以平复。 欲入读者群,请加小助手(RZZG2006) 战“疫”系列 融中热搜 GP观察 人物 公司 我就知道你“在看”